硅谷银行倒闭,他们却一天暴赚4600倍!
发布时间:2023-03-17,18:15 浏览: 35

尽管美国政府已经承诺确保硅谷银行等储户资金安全,但这场危机尚难轻言结束。

当地时间12日,硅谷银行(SVB)遭受存款挤兑后倒闭后,美国监管机构紧急发声,承诺为所有储户兜底,但银行股东和一些无担保债务持有人将不受保护。当地时间13日,美国总统拜登就美国硅谷银行倒闭发表讲话,称储户的利益将会得到保护,相关银行的管理层也会被解雇,但银行的投资者本就应该有承担风险的准备,因此不会得到保护。

这意味着,承受了硅谷银行母公司硅谷银行金融集团(SIVB)3月8日和3月9日连续两日逾60%大跌的股东们,将不会因为政府救助得到补偿。这些投资者当然也不会坐以待毙,他们于当地时间13日向硅谷银行的母公司硅谷银行金融集团、硅谷银行CEO格雷格·贝克尔、硅谷银行CFO丹尼尔·贝克提出集体诉讼,指责硅谷银行母公司及高管隐瞒“利率上升将使硅谷银行特别容易受到挤兑影响”的事实。目前这桩集体诉讼已经提交至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何塞的联邦法院。这是自硅谷银行倒闭后发生的第一起诉讼。

玩转监管规则的“金融精英”

投资者的愤怒情有可原。血本无归的他们发现,硅谷银行的数位高管在东窗事发前早已光速跳船。

根据美国证监会交易记录,在爆出18亿美元证券抛售亏损和22.5亿美元融资计划两周之前,硅谷银行CEO贝克尔出售了价值近360万美元的硅谷银行股票,硅谷银行CFO贝克则出售了价值57.5万美元的硅谷银行股票,可谓是精准套现。

更加令人气愤的是,就在东窗事发的前一天,硅谷银行CEO贝克尔还在电话会议中在向投资人、分析师和科技企业高管大谈科技行业的未来“闪闪发光”、硅谷银行的前景也将如此。实际上,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公司2月底已致电,警告他硅谷银行财务状况堪忧,其债券可能被下调至垃圾级。贝克尔此后一直尝试筹措资金,曾“疯狂”向高盛集团求助,出售债券,从股市筹钱。

另外,在3月9日的暴跌中,硅谷银行金融集团(SIVB)对应的3月17日到期的看跌期权创造了一天暴涨4600倍的神话,成交量达到了2583张,成交额高达322.29万美元。

尽管背后的交易者尚不得而知,但在美国的社交平台上,投资者已经将矛头指向了内幕交易。

最新消息显示,美国司法部和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正在调查硅谷银行倒闭一事。美国司法部和SEC正在调查硅谷银行的披露情况和高管的交易信息,并审视事发前几天硅谷银行金融集团高管的股票出售情况。目前调查处于初步阶段。

根据SEC的文件,硅谷银行CEO贝克尔和CFO贝克的2月27日“精准”抛售是二人1月26日提交的“10b5-1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允许内部人士提前安排股票出售,但申请日期和出售日期之间有30天的等待期。

需要注意的是,这项计划很有可能帮助二人逃脱内幕交易的指控。10b5-1计划是SEC于2000年制定的允许上市公司内部人员就其持有的股票进行交易的规则。该计划允许公司内部人士预先设立交易计划,对其出售和购买股票事项做出提前的规划,且严格按照交易计划实施,以证明他们没有在交易中使用内幕信息。若后续面临内幕交易指控,交易者可以以此规则进行积极抗辩。

值得一提的是,SEC最近收紧了该计划,规定执行销售前的等待期从30天延长至90天。据悉,新规定于2月27日生效,也就是两位高管出售股份的同一天。

谁应为硅谷银行倒闭担责?

作为全美第16大银行、投贷联动的国际典范,硅谷银行在48小时内就轰然倒闭,相关的问责事宜正在被提上日程。当地时间3月12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美国白宫官网发布关于采取行动增强对银行体系的信心声明,称其“坚定地致力于让对这场混乱负有责任的人承担全部责任,并继续努力加强对大型银行的监督和监管,以免我们再次陷入这种境地”。

在次日针对美国硅谷银行倒闭发表的讲话当中,拜登将硅谷银行和签名银行倒闭归咎于前总统特朗普2018年放松对银行的监管规定,并呼吁美国国会重启《多德-弗兰克法案》。

拜登的原话是,“在奥巴马-拜登政府时期,我们对硅谷银行和签名银行等银行提出了严格的要求,包括《多德-弗兰克法案》,以确保我们在2008年看到的危机不会再次发生。不幸的是,上届政府取消了其中的一些要求。我将要求国会和银行监管机构加强对银行的监管,以降低此类银行倒闭事件再次发生的可能性,保护美国的就业机会和小企业。”

《多德-弗兰克法案》为何如此重要?

据了解,为避免2008年金融危机再度爆发,美国国会于2010年7月批准了《多德-弗兰克法案》,它包括规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每年对具有系统重要性的大银行进行压力测试、成立消费者金融保护局等多项措施,其核心是限制银行从事高风险投机性交易活动,被认为是20世纪30年代以来美国最严厉的金融监管改革。

根据彼时《多德-弗兰克法案》的规定,资产规模超过500亿美元的银行将触发更严格的审慎监管标准,其中就包括美联储主导的压力测试。通俗来说,银行压力测试是指预设某一特定的极端市场情况,比如利率骤升、集中取现、挤兑、准备金率上调等异常事件,然后测试在这些突变压力下银行业的应对能力,是否会出现资不抵债等情况。

2018年,在硅谷银行等金融机构的游说下,国会通过《经济增长、监管救济和消费者保护法案》,将触发更严格的审慎监管标准的门槛从500亿美元提升至2500亿美元,以至于直至硅谷银行和签名银行破产,二者都没有进入到触发审慎监管标准的名单当中。截至2022年底,硅谷银行和签名银行的资产规模分别是2090亿美元和1100亿美元。特朗普在签署这一放松监管的法案时还特别指出,《多德-弗兰克法案》正在“摧毁全国的社区银行和信用合作社”。

讽刺的是,随着硅谷银行、签名银行的倒闭,美国储户对中小银行的信心倍受打击,摩根大通、富国银行和花旗集团等大型银行迎来了大量存款流入,还有多名科技和金融行业人士公开呼吁美国四大银行收购硅谷银行。

民生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周君芝指出,面对不稳定的负债端,美国其他中小银行可能会重走硅谷银行的老路,即抛售亏损资产筹措流动性,反过来又削弱其利润和偿付能力,并对经济施加进一步的下行压力。

如有任何疑问,请咨询我们

在线咨询

客服中心

免费热线

申请帮助

在线咨询